捕鱼游戏画面
24小時新聞熱線:0757-83808380

佛山在線

滄江東流 歷史悠悠

一個世紀以前的1915年,“乙卯水災”席卷西江兩岸,堤圍崩決,餓殍遍地,這是廣東有文字記載以來的最嚴重的洪災。

一個世紀以后再回過頭看,“乙卯水災”在西江東、西岸幾乎相近的位置各留下了一座耐人尋味的紀念建筑。一側,是東岸人民為紀念梁知鑒而建的思德亭。梁知鑒是北洋總理梁士詒的父親,他在災后振臂一呼,澤被后世的樵桑聯圍得以筑成。

另外的一側,是一座高12.5米的塔狀建筑,上書“高明海口”四字,西岸人民亦對災后所建的“海口塔”深懷敬意,這座塔記載著先賢羅曉楓為家鄉賑災的故事。巧的是,兩座建筑都修筑于上世紀30年代初期,都曾遭受涂抹,甚至連通體的灰褐色都是如此的相似。

梁知鑒與羅曉楓是東、西兩岸先賢開眼看世界的代表。這一次,我們循著滄江水來到海口塔下,既找尋滄江與西江在這里交匯所激發的磅礴氣象,更思索滄江一路東流,最終融入大江、大海,究竟朝著一代代高明人發出了什么樣的暗示與召喚,又埋下什么樣的進取精神與文化基因。

海口塔下 憶先賢

從滄江水閘出發,循著導航驅車駛入一條崎嶇小路,約3公里后,穿過一片過人高的野草地,終于在拐角處看到矗立的海口塔。

海口塔高約12.5米,造型為三角形錐柱體,通體灰褐色。雖歷經多年風雨洗刷,塔身上三面以楷書所寫的“高明海口”四個大字仍依舊蒼勁有力。粵人過去把“江”喊作“海”,“海口”,實則是先民對滄江匯入西江的一個生動比喻。

 海口塔矗立在滄江與西江的交匯處。

海口塔所在的地方,扼守高明、南海、鶴山三地。1915年“乙卯水災”后,高明人羅曉楓和旅港商人羅信卿四處奔走募捐救災,最終雇了十多艘船將物資運回高明,但因為彼時滄江河河道狹小和船員不熟悉環境等原因,以至物資錯運至高要金利。痛定思痛之后,滿懷赤子之情的羅曉楓等人又募集資金來建造海口塔,以此造福家鄉。

“我邑僻甚,位于高要鶴山兩大(邑)之間,所恃與西海交通者,僅一衣帶水;其接流處,又復偏于一隅;遠望之,幾不識桃源洞口之所在!漁父往往無從問津,回憶‘乙卯水災’,澳義賑團誤指金利為高明災區,數千賑品均不獲絲毫享受,邑人今猶垂涕泣而道之……”

高明人黎文東對本土文史研究頗深,他曾向記者提供了一份昔日由羅曉楓所書的海口碑文,細細讀來,這一段往事讓人扼腕,而那一腔赤忱,更讓人動容。

只是,歷史的烽煙再度卷起,海口塔的命途也變得多舛。在抗日戰爭時期,海口村村民為避免侵華日軍在西江上辨認出進入高明境內的航道,便把這些字體涂抹。戰時的硝煙早已散盡,涂抹的痕跡卻遺存至今,涂抹的痕跡,似是戰火遺留的瘡疤,更似奮起反擊的勛章;后人,也沒有把這位先賢與那段歷史給忘記。

 滄江河(左)與西江(右)在高明海口交匯。

其時,早于民國初年,羅曉楓、楊柏南等人已經開始組織船務公司,用小汽船拖帶“聯興”“聯發”兩艘花尾渡行于三洲至廣州航線,其時兩艘輪渡客貨兼載,每天在兩地對開,以實業振興家鄉,高明人開眼看世界;從滄江走向西江,孕育了現代文明的大江大洋,從來就是這里每一片檣帆的征途與渴望。

檣帆已杳 余波在

海口塔所在的位置,屬于高明區荷城街道海口村,這是一片狹長的區域,東側是西江,西側是滄江,海口塔下,滄江與西江的交匯處,江水回瀾,又在水下形成一片尖錐狀的淺灘。千萬年間,塔身所在的位置,也是這么沉積而成。

江水削蝕河岸,又在下游處沖積成淺灘,大自然總是以我們看不見的手,雕琢出它所屬意的山水,人類社會的滄海桑田,就如同眼前已經湮滅無蹤的滄江航運,引人遐想,卻又曇花一現,無跡可尋。

如今,秋風已勁,秋草未衰;檣帆已杳,余波未消。陽光下,西江與滄江交匯處,一泓碧波翻起細碎的銀光,這平靜,讓人難以置信。

歷史上,滄江與西江交匯,氣象可斷非今日這般。翻閱《高明縣志》,昔日,從三洲到海口這一段航程僅9公里的河域,曾經能通航100噸以下船只,有輪船定期往返于廣州、江門等地。也就是說,彼時的航道吃水很深,曾經送盡千帆。如鯽的檣帆,亦成為滄江航運一度繁榮的見證。

《高明縣志》還記載,1958年以前,由三洲可上溯至明城、新圩、更樓和合水等圩鎮,可通航6~7噸木帆船,全航程約55公里。據此不妨作進一步推敲,上個世紀以來,滄江河航道從上游開始日漸淤淺,但是,三洲到海口這一段航道,仍然發揮著巨大的航運功能。

 滄江水閘于1973年建成,是滄江河水利樞紐工程的重要節點。

只不過,修筑于上世紀70年代的滄江水閘,最終敲響了滄江航運退出歷史舞臺的鐘聲。1970年10月,滄江水閘與滄江船閘先后動工建設,并于1973年5月投入使用。也就是說,最晚于那時候起,昔日不馴的滄江,早已成為“被縛住的蒼龍”。

不過,航運退出歷史舞臺,并不意味著高明人東進步伐的停止。上個世紀80年代,高明恢復建制,全縣人民眾志成城,謀求打開一扇更為暢通的東進大門。《高明縣志》載:“1991年2月23日的縣五套班子工作會議上,縣五套班子成員帶頭為高明大橋捐資,共捐12150元,會后,全縣掀起為高明大橋建設捐資的熱潮。”

“隨后,全縣各機關單位、各工廠、各村莊、各學校、各商店、各街道,一切有人群的地方,到處都用大紅紙寫上了為高明大橋建設捐資人的名字和捐資數額。港澳同胞、海外華僑知道了這個活動,有的專程回家鄉捐,有的托人拿錢回縣里捐,有的則寄錢回縣里。就連身在敬老院居住的老人也不甘落后,把自己節省出來的零用錢捐出來……”

如今,站在海口塔下,回望身后的這片土地,這條滄江,這昔日的天塹,浩渺依舊,在晴空下,水勢那么平緩,水色那么澄明,是一片似有還無的淺藍。

而目光拉遠的地方,是橫臥于高明與南海之間的高明大橋。大橋之上,汽車穿梭,就像曾經如鯽的檣帆。

原標題:滄江東流 歷史悠悠

來源|佛山日報

文|記者楊立韻 

圖|記者呂潤致

編輯|何欣鴻

捕鱼游戏画面 财神爷铜像 陕西快乐10分在线投注 贵州快三走势图定牛 欢乐娱乐棋牌下载 刺激战场ag久我 捕鱼千炮来了安卓版 美国往中国赚钱 香港鸿金宝三肖六码 西洋棋马怎么走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破解版